无障碍 手机版 微博 微信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概况要闻 > 上级重要信息

代表委员为社会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建设建言献策 共建共享 共治善治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0:10     来源: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门户网站   作者:龚文颖 王春楠 周 珂

从“管理”到“治理”,是社会治理理念的创新,也是工作方式方法的飞跃。近年来,我区以社会治理精细化为目标,在创新社会治理体制、改进社会治理方式方面作出了有益探索。

自治区两会期间,部分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围绕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问题建言献策,提出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应逐步实现从粗放型到法治化、精细化、智能化、数据化的转变。

党建引领激发基层动力

回顾我区的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建设历程,一条“红线”贯穿始终——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。

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办好农村的事情,实现乡村振兴,关键在党。推动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离不开党的坚强领导,也离不开基层组织建设。

乡村治理工作千头万绪,如何把治理格局由“单打独斗”变成“协同推进”,形成推动乡村治理的强大合力?

“上面千根线,底下一根针,要做好基层工作,我认为关键还是要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,重视选拔和培养‘能干的好人’充实到村两委班子。”来自检察系统的韦震玲代表说,这些“能干的好人”,一是威望高,品行正;二是有带领群众致富、开展好基层工作的能力,可以把群众所思、所想、所求变成村里发展的目标、方向、举措,更能够把贯彻落实党的路线、方针、政策和各级各部门的具体要求,当作一种责任和义务。她认为,用好人、选好人,强化基层党组织建设,对建立健全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相结合的基层综合治理体系能起到有力推动作用。

记者还了解到,我区各地把党的领导贯穿乡村治理各方面的过程中,探索和总结出不少经验。浦北县创新性地在镇村之间设置片区党建工作站,在各行政村设置党群服务中心,在条件成熟的自然村引导成立自然村党支部或党小组,健全“县+镇+站+村+自然村”的五级党组织网络。在县级层面,浦北实行基层办、扶贫办、村办“三办融合”,积极发挥“1+2+N”工作机制的统筹协调作用,推动各领域各部门资源力量向乡村一线倾斜,有力保障了脱贫攻坚工作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。

百色市创新“党建+”系列品牌,“民主生活会案例分析”“农事村办”“农家课堂”等各具特色的党建活动密切了党群、干群关系,提升了基层党组织规范化水平。

法治建设凝聚治理合力

法治化是社会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体现。近年来,我区优化法治资源,通过统筹社会力量、平衡社会权益、调解社会关系、规范社会行为,多元化解群众纠纷,尤其是通过整合优化“一村一警”“一村一法律顾问”等法律公共服务资源,基本实现“三官一律”工作队在我区的全覆盖,不断丰富服务主体,全面吸纳人民调解员、仲裁员、公证员、有威望的村干和族老等力量参与,逐步建立上下互动、主体多元的矛盾化解机制。

左碧辉委员对农村法治建设思考良多。他提出,当前我区农村法治基础薄弱,存在法治建设主体弱化或缺位、人民群众的法治需求得不到充分满足、少数村干部依法履职能力不足、普法“最后一公里”不够畅通、法治建设与现状不相适应等短板,根据我区陆川县的试点工作经验和河南灵宝市的经验,配备兼职法治副书记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效手段。据了解,2019年8月,陆川县横山镇从派出所、司法所等单位挑选11名熟悉法律的优秀党员,到全镇11个行政村挂职法治副支书,发挥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在推进农村法治建设中的先锋模范作用。

“可以借鉴这样的模式,每个行政村配备一名兼职法治副书记,从政法队伍中选派优秀政法干警,在本职工作之外,采取兼职形式担任。”左碧辉委员提出,兼职法治副书记既是法治建设的宣传员、基层群众的法律顾问,也要当好农民群众的矛盾调解员,成为平安建设的有力推手。

落小落细释放治理活力

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,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。“微治理”就是社会治理精细化的一种实现路径,它以社区、小区、楼栋等“微组织”为单位,将社会治理的任务落小落细,打破了过去政府大包大揽的管理模式,提高群众对于公共事务的参与度。

付建文委员认为,“微治理”是基层治理的创新实践。参会前她调查了解到,目前全区登记注册的物业企业4100多家,覆盖了95%以上的新建住宅小区。小区物业作为社会群体的聚集点、利益关系的交汇点、社会矛盾的集聚点,把以往社区管理、物业管理“两张皮”变为“一盘棋”,有利于解决社区基层的现实难题。

她建议完善由社区居委会和物业公司“互融互通”的治理机制,居委会和物业实行“双向进入、交叉任职”,将物业管理和行政管理整个纳入社区服务和管理体系。同时通过“支部+物业”,充分发挥物业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,通过社区网格员在物业党支部中任职等形式,解决社区与物业之间沟通协调不够的难题,在矛盾纠纷调解、社区文化建设、社会治安防控等方面充分发挥物业的积极作用,为基层社会治理提供有力支持,有效推动“微治理”的共建共享。

数字政务提升“智治”能力

进入新时代,治理能力与治理体系现代化建设中,利用大数据、云计算与物联网等技术手段,打通各级政府之间的信息壁垒,对于快速联通各部门、形成社会治理合力意义重大。党的十九大提出要提高社会治理的智能化水平,就是针对我国当前信息的碎片化、条块化、人力和运行成本高、快速反应能力不足等问题给社会治理创新提出的新要求。

在通信行业工作的何玲委员认为,当前我区需加强对区块链的研究和认识,深入分析广西区块链产业发展的优势和面临的挑战,积极做好产业规划布局,以此推动“数字广西”区块链产业健康有序发展。

在前期调研中,何玲委员了解到广西周边的贵州、四川、云南等省份都已率先发展区块链产业,赋能数字经济。例如,贵阳大胆探索区块链发展应用,在政务应用方面,将区块链应用于政府数据共享开放、数据铁笼监管、互联网金融监管等;在民生应用方面,将区块链应用于精准扶贫、个人数据服务、个人健康医疗数据、智慧出行等。她认为,我区应积极探索打造“区块链+社会治理”的新型服务模式,不仅是实现政务部门业务协同办理,使群众办事“最多跑一次”,也使居民可以在区块链的治理系统中拥有一个加密账本,存储个人的基本信息及相关数据,并向政府授权使用,从而由被动服务者转变为政务服务的积极参与者甚至提供者。(龚文颖 王春楠 周 珂)